欧美人妖15p

2020-07-15 08:58:10 粒子网 欧美人妖15p

 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   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]  而这一份理智,使得德国无须面对香港政治难民的议题,相对地,英国政府就不得不处理,而处理方式却只接纳香港富裕阶级或高端劳工,“人道”不了年轻的示威群众。那么,德英两国,是谁在人权议题上被扣分了呢?  蔡英文,大概是全球在香港事件上获利最丰的政客,选前,各种撑港活动与信息充斥,满口仁义道德,选后,当必须应对香港政治难民议题时,语焉不详 ,设立一个专案机构拖时间,明显敷衍的表现与选前的甜言蜜语完全不相称。  早前,德国外长公开提醒在香港的德国公民,谨言慎行避免前往发生抗议示威的场所,遵循港府的安全指示。此言引来德媒不满,遭酸“自我审查”,此激昂词汇也被台媒囫囵吞枣地引用。  试问,德外长的警语,哪一句是错的?执政者不保护自己公民,难道要鼓励在港德人参与高风险示威,然后在异乡坐牢?什么时候开始,彰显价值比保护人民更加重要了?一切只为了让精英自我感觉良好?  重视个人权利,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,不过,“人权治国”的概念小觑了执政的复杂性,人权价值,更难以在国际政治里成为标准共识,因为各国的历史文化差异颇大,没有任何一国有权利强制其他国家服膺本国人权标准。  都不要再假掰了,我们看到的是人权价值被当成武器,被当成国内政争的支点,被当成选举提款机,被严重糟蹋的不是中国大陆,而是人权价值本身。  再者,德经长还强调,尽管为人权事业发声非常重要,但是也必须要认识到,世界上很多人“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”,因此旨在促进稳定、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了重要性。  德国防长,外长到经长的公开谈话,在在显示默克尔政府努力摆脱偏执的媒体公审,坚持为德国甚至欧盟的最大利益,不惜逆风而行的勇气与理智。他们挑难的做,用温和的态度应对媒体的尖酸,拒绝粗暴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到其他国家,而不计后果。  默克尔也让我们开了眼界,什么是执政高度,什么是宽宏视野,什么是择善固执。  德国的立场并不模糊,其防长罗列了“三大现实”理智地分析情势: 其一、中国展现了没有“民主与自由”却仍能运作良好的经济体,是世界仅有。其二、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,例如气候变迁。其三、中国仍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。默克尔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,比蔡英文不知高明多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(资料图)雁默:“大写的尴尬”该给蔡英文,而不是默克尔  结论是,真政治难民是进不了台湾的,因为这种难民通常不会(或无法)经过合法管道逃难来台。既如此,就称不上“政治庇护”。  德媒质疑默克尔政府未能展现捍卫人权的立场,至今拒绝强烈批评北京,于是给了一个“大写的尴尬”讥刺默克尔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对此的朴质回应最为可佩: 我们知道用强烈用语很简单,也给你们自己心里感觉很好。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截断所有联系,妨碍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。  英国媒体立刻注意到台湾当局耍花枪,并直指问题核心是“接纳示威者”,而非“引入有钱人”。当然,不是只有台湾对两者大小眼,英国,澳洲亦然,这现象使得西方媒体又遇到了一堵穿不透的墙,他们希望看到的“美丽风景线”被隔在墙后。报道截图:美国对香港打“制裁牌”时,德国表示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将带来更多稳定、更少冲突  因此,我们必须对“国家机器”的负面意涵,分一点到那些自称监督“国家机器”的公民团体上,这些不必负责的单位组织,各以自身偏狭的主张,侵蚀国家整体利益。  论重视人权,大概无人会怀疑德国高度,律师费迪南。冯。席拉赫在他一系列的小说中,非常动人地侧写了德国对人权的坚定信念。这几本精彩的故事,近年在台湾书市销量不俗,让我们开了眼界。  蔡英文的二律背反  吊诡就在这儿,一般而言,“难民”是指外国人,但根据“港澳条例”与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两岸四地的人民彼此都非外国人,法理上说,也就没有难民问题。这现象让蔡英文政府有了借口逃避难民法,但好笑的是,开口闭口“中国”的蔡当局,现实上也没把陆港澳人民视为“本国人”。  相对地,在野党与媒体不必顾虑国家的长久利益,以及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,他们只需要在教条化的价值堡垒中,做容易的事,只顾自我感觉良好即可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从德国政府的态度,反观蔡英文政府面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与自己的“国安五法”态度上的暧昧,以及处理政治难民作法上的极度保守,矛盾而不入流。姹熼兘涓栫邯褰卞煄  幸而,默克尔政府拒绝随媒体起舞,拒绝让偏执的双标蔓延到严肃的国内治理与外交政策,而这引起了德媒日益高昂的尖叫,在野党则见猎心喜,顺手就拿廉价的人权议题向执政党丢掷,顺势垫高自己。  正常智商无法理解以上这些二律背反式的错乱逻辑。  其实,真讲人权,真想人道,还愁没有政治术语可解决法理问题吗?  默克尔与蔡英文层次天差地别,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委屈了默克尔,只能说羡慕德国人有一个理智而心存良善的领袖,在天下大乱时仍不动如山,坚持为国家的长远利益忍受诋毁。  那么关于这几周在国际社会掀起波涛的“港区国安法”,我们看到了什么?  后果是,不只人权,我们曾经深信的新闻自由,也在被部分媒体遭到滥用而逐渐失去公信力。  德媒动辄以“香港人对德国失望”,俨然以香港代理人自居,浑然不顾支持“港区国安法”的港人,也有对人权的另一番看法。至此,人权基本教义伪善的一面昭然若揭,反倒凸显默克尔政府在价值议题上可贵的谨慎与理智。  于是,为了逃避另订难民法,“港澳条例”必须存在,但此举形同承认“一国两制”仍健在,政治口水又不能一致。这种荒谬性,也只有绿营逻辑能自圆其说。  德媒的偏执与默克尔的冷静  人权并非唯一值得重视的价值,德国政府一再提及处理气候变迁的问题,中国的合作十分重要,等于委婉质问德媒,难道环保议题不是值得重视的价值?而德媒仿佛充耳不闻。  英媒意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蔡英文的香港方案,官方或侧翼公民团体给的说明绕来绕去,究其实,就是无法给出已接纳的示威者人数。说来说去,外媒在台湾就是无法得到一部“难民法”的具体承诺。  突出自己伪善的,当然是英国。  政情风云变幻,默克尔是否能将此立场坚持到最后,尚未可知,但最起码,此时此刻她做了一个艰难而可敬的决定。  换言之,陆港澳民众到底是本国人或外国人,端视当下最有利执政党的说法是什么。选举的时候是“一边一国”,处理难民的时候是“两岸一家”。  想一想,台湾人至今,仍搞不清楚蔡英文口中的“台湾价值”是什么。  德国主流媒体自去年香港事件开始至今,几乎天天拿人权价值鞭挞北京,并配套新疆问题集中泼脏水。然而,当美国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,甚至让一般欧洲平民也有感而呼应种族人权,这些媒体却是轻描淡写,轻纵华盛顿,相关报导与“香港传真”根本不成比例。  举个例子,“废死”是众所周知的人权价值,但台湾人至今无法接受,而且是压倒性不赞成废死。有任何国家能以此为由,以政治与经贸手段制裁台湾吗?答案不言而喻。  大写的尴尬,应该给蔡英文。  说穿了,现行以“港澳条例”处理,与以“难民法”处理最大的不同,就是后者需要审查办法的细则与完整程序,缺乏弹性,前者则充满自由心证。  综观以上可知,在香港议题上,人权问题不过是相骂本,內里全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,也难怪马英九调侃蔡英文自己搞个“国安五法”也是不遑多让,还好意思批评“港区国安法”?蔡英文的回应嚅嚅嗫嗫,大意是说,反正有民主就可搞国安法,没有就不能。精准翻译是不是 —— 台湾有民主,所以可以搞威权?  在此现实下,默克尔政府主张以经济合作的方式,证明自己的价值观。这样的主张在近日又得到了德国经济部长的再度强调,他接受德媒专访时表示,德国坚定捍卫人权,但也坚信贸易能够促成一定程度的转变。德经长同时也委婉表示,不是什么话题都适合公开表态,有时此举适得其反。  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双标,怎么不是糟蹋人权?

继续阅读